愿2021天下无贼

2021-01-07 21:10字体:
  

  原本以为2020年就这样过去了,在最后一天能够安安静静地等待元旦假期的时候,只见和于正二人,前仆后继,大喊且慢,为广大的吃瓜群众们献上了年终的谢幕表演。

  今天凌晨0点,郭敬明在微博发小作文,在他与作家庄羽之间的抄袭案审判15年后,正式向庄羽进行道歉,并提出了相应的赔偿事宜;随后早上十点,于正也就自己的作品《宫锁连城》抄袭琼瑶阿姨的《梅花烙》一事,时隔六年之后,同样公开道歉。

  2020在它平平无奇的最后一天,继续发挥着自己魔幻的力量,硬生生将其变为了“2020道歉日”。

  虽然两人的姿态在自己的小作文中都表现得不错,但网友可不会买账。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在网友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两人先后经历了被影视行业联名抵制,后又被官方点名,所以不得已的公关行为罢了,正巧两人的电影和综艺都在播出,借势还能吸引一波流量,一举两得。

  两人被迫道歉的背后,除开所谓的“良心未泯”,其实更多的是官方的关注、行业的努力以及市场风评的变化。

  12月21日,由宋方金(《逃出无名岛》作者)为首的,影视剧行业的111位编剧、导演、作家、制片人等,联合发表声明,公开抵制“抄写剽窃者”于正和郭敬明,事情发酵之后,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自愿加入其中。23日新华社就此事展开了深入的报道。

  12月29日,影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在北京成立,表示“共同研制对失德行为的惩戒措施,探索退出机制”;12月30日,央视同样也就网络文学作家共同抵制的低俗、抄袭现象进行了报道。

  随着业内人士口诛笔伐而来的是观众的大规模批评和吐槽,于正因为自己戏比演员多,被网友们称为“死丫头”,近些年除了一部《延禧攻略》大火之外,再无代表作;而郭敬明不论是上综艺节目,还是电影作品,总少不了网友的冷嘲热讽,电影票房虽然今年大的市场不行,但自己的作品在商业表现上,一部不如一部也已经是事实。

  原先靠炒作、营销、热度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的年代对于这二位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如今被行业、媒体、网友包夹的情况下,这两则道歉声明也算是二位的“断脸求生”之举。

  作为今天一度霸榜的热度,中间肯定也少不了我们游戏厂商的踪影,就在于正的道歉作文后不久,第一位选手就已经出现了,它就是来自《纸人》《港鬼实录》的GameraGames,官博立刻就接住了道歉日的热度,对自己“阴间游戏发行商”这件事进行“道歉”,并顺势宣传了一波2021年1月即将上线的恐怖游戏《烟火》。

  说起抄袭或侵权,可以说是中国游戏行业不愿回顾的惨痛历史和阵痛了。早年间国内对于电子游戏不论是从政策管控还是玩家的正版意识上,都还处于连萌芽都算不上的阶段,特别是单机游戏领域,依然能查到某某游戏盗版卖的比正版还多的新闻。直到现如今,一列排行榜靠前的大厂,几乎都在过去的某一个时段,被抄袭的负面评论缠身。

  在手游发展的过去近10年来看,最让GameLook最为印象深刻的,有关游戏行业版权问题的大事件,一共有三个,第一个是2013年开始的,畅游完美对国内侵权盗版金庸武侠的游戏产品进行打击。

  2013年,搜狐畅游拿到了金庸先生的11部作品手游的改编权之后,联手完美世界一起,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维权运动。金庸武侠作为文学作品中一座耸立的大山,在当年IP日渐被重视的游戏行业,对于众多手游厂商而言,就是一块不可松口的肥肉。

  而当时拥有金庸授权的游戏开发商仅有完美世界和搜狐畅游这两家而已,当时畅游的副总裁李国龙表示:“2013年初,仅APP STORE就有超过40款侵权手游,去年至今经过维权下架的手游,已经累计超过100款。”

  除了部分反应较为即时的厂商,比如游族等,与金庸、完美和畅游方面沟通,以和解告终之外,最严重的时候,畅游和完美世界会向多个侵权方,一天发出几十份律师函。在侵权企业纷纷低头后,国内游戏业罕见的发生了数十家游戏公司纷纷公开发道歉公告的奇观。

  第二件是2015年莉莉丝与暴雪的官司。2014年《刀塔传奇》上线,立刻爆红手游市场,首月流水过亿;2015年莉莉丝将《Heroes Charge》(海外版换皮)告上法庭;仅在一天之后,暴雪娱乐就在台北将《刀塔传奇》的台湾发行商以抄袭的罪名告上了法庭。

  同年五月,Valve加入了战局,同年12月8日,暴雪和Valve联手在美国巡回法院北加州法院起诉上海莉莉丝游戏和美国UCOOL公司(《Heroes Charge》的开发商,由国内一家公司在美国注册)。

  最终莉莉丝与暴雪达成了和解,赔付了一大笔钱,将《刀塔传奇》更名为《小小冰传奇》并继续运营。2018年,莉莉丝游戏CEO王信文在自己的文章《我所经历的失败》中回忆起了这件事,表示“《刀塔传奇》是个用“DOTA”的IP的擦边球游戏”,官司的败诉也成为了他的心结,也是莉莉丝在之后如此重视“创新”的原因之一。

  其后莉莉丝成为了国内游戏业立得住flag的原创游戏厂商,显然莉莉丝向过去说不的决心远比郭敬明大,也成为了国内游戏业罕见的积极案例。

  第三件是2019年《弓箭传说》的成功以及《XX大侠》的下架。《弓箭传说》可以说是2019年一款现象级的超休闲游戏了,当时一经发布就很快进入了全球46个国家和地区的下载榜TOP10以及畅销榜的TOP50,RogueLike元素+竖版动作RPG的玩法,很快就变成了行业内外追捧的对象。

  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XX大侠》,当《弓箭传说》因为版号申请问题无法上线国内市场的时候,这款模仿《弓箭传说》玩法的《XX大侠》却利用套版号的方式,在国内拿下iOS游戏免费榜第4名、畅销榜第18名。虽然后面可能也因为套版号的操作被Habby投诉最终下架,但对于《弓箭传说》的开发商而言,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和道歉,一切也就不了了之了。

  中国游戏行业作为一个经历着大变革大发展的行业,在吃着技术进步的红利的同时,也有着自己或自豪或阴暗的历史。有的开发商利用法律为自己夺回了应有的权益;有的开发商为自己过去的错误付出了代价,并以此为鉴,砥砺前行;当然也有倒霉的,天时地利都没有,只能靠报应。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逐利,本就是本能。但这并不代表着开发者们可以因为眼前的利益,就化身为“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的窃书贼孔乙己。要知道,鲁迅最后的结局是 “大约孔乙己的确是死了”。

  当然,仅仅只靠开发者的自觉和玩家的自发抵制是肯定远远不够的,“一个游戏火了,游戏圈就病了”的事情也不少见,今年11月,《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正案正式通过,针对“网络游戏的版权保护”和“网络游戏产业生态发展与游戏版权保护”这两个问题都作出了明确的限制,对于游戏行业而言无疑也提供了更强有力的保障。

  当然,强调版权意识的同时,GameLook也并不否认有“流氓”的存在,就像电影《天下无贼》里一样,除了偷偷摸摸的小偷之外,更有着横行的黑道。对于版权的规定,不仅要起到保护的作用,同时也不能因此扼杀了游戏,作为一门充满想象的行业的创新能力。

  比如大名鼎鼎的Uniloc,就是自己没有实体业务,主要通过积极发动专利侵权诉讼而生存的公司。虽然Uniloc严格意义上不属于游戏公司,但这种依靠专利诉讼获利的方式,显然是不可取的,当专利变成了一群人的产权游戏,那这群人也就变成了合法的流氓了。

  天下无贼虽然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但却是包括游戏行业在内的,所有文化产业从业者的心声。影视行业因其自身的特殊性,能够获得更多的关注,起步较早,现如今在反抄袭上也已经走到了相对进步的位置。而对于游戏而言,法律的完善,正版意识的觉醒,也都在推动着一切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产品分类CATEGORY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地 址:
电 话:
传 真:
邮 箱: